从都。

小甜饼制作者。

今天又是不受宠的一天。










学校里的脑洞。沙雕段子吧。






孩子大概就是他俩闲的无聊领养的。












罗浮生的小孩又闯祸了。当罗浮生一脸黑气的把沈既明(1)从学校里带回来的时候。熊孩子连话都不敢说一句。等到家了小孩才乖乖站在角落里喊了一声爹。罗浮生坐在沙发上玩着平时带的蝴蝶刀,“说吧,为什么打架。”语气虽没听出什么波澜,但从人的表情和动作上完完全全杀气四溢,也不怕吓着孩子。










沈既明心里嘀咕怎么爹也学会爸那招了。然后老老实实的开始解释。大概就是小亮欺负小红,小红又是他的同桌,他为小红打抱不平之云云。










罗浮生一听就来气儿,然后在门口拿了根棍。“我他娘不是跟你说了吗,不要在学校里打架多学学你爸好好上课不行吗?”他顿了顿“你打架也就算了,关键你还打输了?”沈既明低下小脑袋看着脚尖,像极了罗浮生他家沈先生犯错的样子。









(1):沈既明取自《诗经》“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夜皎皎兮既明。”




(2):关于为什么两个领养了男孩啊。大概俩个觉得没有女性不能更好去照顾女儿,总有不方便的地方。对于俩个女儿控来说。







(3):还有为什么罗浮生的教育方式是这样的啊。大概是和罗勤耕教育罗浮生的方式有关,不太清楚这个理论,大概就是遗传(???。)记得原著罗靖对罗浮生好像很狠。






实际,行动。

片段摸鱼。)








努力告诉自己不能ooc。








“沈先生,怎么不叫我起床…。”






大明星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白t。从床上坐起来,毫无力气的开口问人。沈巍家的采光很好,秋日的早晨阳光悄悄的从飘窗跑进来。明明是质问的句子反而因为大明星迷迷糊糊的样子好像是埋怨一般。






男人坐在沙发上看着从门缝里塞进来的早间报纸,抬眸面色不紧的瞧着他。“我还想你再睡会儿。”随即合上报纸站起身给人拿衣服。“助理说九点的拍摄工作。”大明星揉了揉一头乱发,像只小猫似得微微睁开一条缝看着他。没去接话反而开始端详着自己家的先生。





“沈先生,不戴眼镜很好看。”




脸皮薄的沈教授拿着衣服,脸色染上浅浅的红。对上人反而侧过头去看了窗外。






“起床吃早餐。”



--------------------------------


沈巍:“起床吃早餐还是被我按在床上干。”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有多少墙头。我天天为朱一龙和朱一龙的爱情而激动。)

养父








过于ooc了,单纯想摸一个奶生。






罗浮生可谓是在东江横着走。东江小霸王是洪帮二当家的,头上有两个父亲,一个混黑道的叫洪葆正,一个便是大学老师沈巍。






沈巍其人,年少在东江成名,也不知在哪个犄角旮旯里救过洪大当家一命,与他成了兄弟。以及和罗勤耕也有那么几分交情。曾经销声匿迹过一段时间,回来摇身一变成了大学老师还插足政界。





罗浮生小时候也是两头跑。他爹帮里事情多的时候,罗浮生便被丢到了沈巍家,一来是想罗浮生能沾点书卷气,整天和帮里的人打打杀杀的坏了脾性。二来也是希望万一他有个好歹,能有个人照顾他。








久到沈巍到哪已有个小尾巴。以至于他爹抱他回家,他奶里奶气趴在父亲肩头对沈巍说。






“等我长大了,我就来娶你。”







罗勤耕将他抱入车内,哭笑不得的打了他的屁股。沈巍瞧着也是弯了弯如画的眉眼。罗勤耕问他为何喜欢车外那个站着的人。罗浮生揉了揉屁股仰起脑袋对自己的父亲说。







“因为沈巍长的好看啊。”







再大些,罗浮生怕黑的习惯也就有了。通常会哭着鼻子地跑去找爹,然后被堂里一帮兄弟笑话。在罗勤耕怀里睡着。等父亲不在了,他就学会了逞强。被罗勤耕扔到沈巍家时,沈教授会给他讲故事等到睡着,开一盏夜灯。







罗浮生做噩梦惊醒过来蹬着小短腿就爬到了沈巍床上,心安理得的占着沈巍的床嗅着沈教授衣上皂角的气味。只有月亮知道。







罗浮生到了该上学的年纪,但以洪大当家要人接班的缘故,再者他自己意愿。沈巍一己主张罗浮生去上学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沈巍也会偶尔带着罗浮生去他所任教的大学玩。下了课,一堆蓝衣布褶裙的女学生就围着沈巍问问题。






罗浮生穿着小马甲一脸气闷看着被围在中间的沈巍。再者就被学生捏着脸蛋问。






“沈老师,这是你的儿子吗?长的真可爱。”




沈巍脸上挂着笑看着罗浮生,想了想确实是自己半个儿子再点点头。转头收拾了教案就带罗浮生走了。









-------------------------------









这样我稍微解释一下bug。为了不改动罗浮生背景然后我把沈巍的对外的年龄设成了二十多岁,所以和生哥就相差十几岁吧。本来还想摸一段生哥求婚的。)

学霸与狗

我狗子的脑洞。她脑洞太多了,写不过来。

双学霸设定。









常椿一中是z省的重点中学。什么家长都想挤破了脑袋想把孩子扔里头。即便有钱也要看成绩,是学渣想也不敢想的地儿。





易烊千玺和王俊凯是常椿一中的招牌。传说中那种语数英政地化的那种全才。是隔壁家孩子的楷模标杆,就和某大国在世界上的地位有的一拼。


也许是好事都成双,他们俩从小学便是一个班的。作为对手不为过,作为知交好友也不为过。平时一起吃鸡打篮球,灌水的那一种。





这么吹这两个也没什么,毕竟人家长的也不错。委实是网络上三流小言里男主的标配,给他们俩安上一个女主就是妥妥的爱情故事。





可惜他俩是个傻逼。





九月份开学的季节,风中都带着一份冷冷的萧瑟。同学拿着作业本有些瑟缩的站在办公室门口不敢进门。金属门里虚掩着仍传来训斥声。





按这山海班的尿性,开学必然是有测试的。这学校又都是资历老的教师,没半天成绩便出来了。数学老师又是一个严苛要求的魔鬼,对,魔鬼。





成绩批出来便喊了易烊千玺进办公室。原本还有几个看热闹的塑料兄弟。围了半天便被出门的科学老师喊去跑圈。




数学老师抽了张纸巾擦了擦眼镜,坐的靠椅上指着试卷的计算题。“这么简单的题你都会错?狗的数学都比你好信不信!我随便拉个垫底的都会算。你不会?你易烊千玺就落到这种地步?看看王俊凯每次都比你高几分排第一!你这到底怎么做出来的?到时候别家都找不到。”数老说了一大段都不带喘气的,简直匹敌相声演员。




易烊千玺穿着黑白的校服站的笔直,低眉顺眼一副好学生的标配。他的眉眼本就随他母亲的秀气,生来便有美人痣。堪堪一站就是古时身长玉立的少年郎。他眼里却是数学老师秃顶的脑袋。没有半分笑意。







他领了试卷回了班。有些气闷,抿起唇有些烦心翻开作业本。刚下笔便有个女同学来问题目。



正值闹心时段的易烊千玺把笔一放。好似认真的对人说:“你去问狗吧。狗的数学都比我好。”女同学眨眨眼看向王俊凯的方向。想起中午时抱着茶杯和自家姐妹聊的八卦。说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的肯定有一腿。




接收到视线的王俊凯: Are you kidding me ???这都被你们看出来了?。


我将他囚禁在这里,遍草丛生的庭院,还有顽劣的孩子往里的丢的塑料瓶易拉罐。我总是谨慎把垃圾捡起来不让他碰。


大门的栏杆有些破碎,仍也算结实,我托着脑袋盯着他的眉眼。他闭着眼睛晒太阳,我环住人的身给小心翼翼系上黑布。

又一边想什么时候找人来加固一下围栏。山里的景色总是美的很,仙气似的云雾在山间翻滚。他戴着黑布在阳光下。


恍若仙人。



可是他逃出去了,在我不注意的时候,丝毫没有防备。满地的沙石衬衣沾血。我只想知道他疼不疼。

【巍面】今天的魔药学教授收拾弟弟了吗

hp设定。



标题不符是个小甜饼。



要说魔药学教授也是整个霍格沃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虽然每任教授都当不了多长时间。课也是有大把大把的人抢着上。




新来的教授叫做沈巍,长的那叫一个眉目清秀仙人之姿。沈巍是巫师世家,至于有不有名也不大寻的来历。





霍格沃兹魔法建校史有个难题。格兰芬多贡献了他的帽子,拉文克劳认为智慧是人类最大的财富,他挑选了精明又智慧的学生。斯莱特林挑选有野心的学生,看中血统和出身。格兰芬多认为有勇气有胆识的才是宝剑的继承人。赫奇帕奇则觉得收留所有的学生。




沈巍还有一个分在斯莱特林的弟弟。在狮院的花无谢和獾院的冯豆子常常说这个家伙看起来阴沉沉的。基本在沈面一个眼刀过去吓的噤了声前已经被何开心捂住了嘴巴。




沈面虽说平时看起来阴沉沉的,眉目生的比沈巍多一份凄白的美丽,多的是别院的小女孩儿天天递着情书。



霍格沃兹也是蒙着纱的美丽。



占卜学教授赵云澜坐在餐桌一旁托着腮用刀叉着小面包一边考虑着事。关于赵云澜的本人也猜虑的多,说是高校的高材生,一天到底和学生嬉皮笑脸。也因油滑腔调长的一副好皮相惹的桃花遍地开。




现在却想着怎么带妹。




餐桌上的烤鸭烤鱼四处跳着舞,无头的骑士团团拉着油画中的贵族女士四处闲逛。野兽的茶壶在空中倒出一段优美的咖啡线稳稳落在瓷壶中。各院的学生都井然有序的用餐。





沈面却拉着连城璧躲进了女厕所。平时一派爱搭不理的模样现在蹲在坑上犯了难。从前有名的闹鬼事件的桃金娘突然冒了头,架着黑色圆框眼镜想给他俩讲生前的故事。



沈面裹了裹绿纹校服。也不准备搭理她“你的故事我俩已经听了八百多遍了。”



桃金娘作势呜呜呜呜的哭泣。本就没有生气的女厕所更显幽旷冷的一冻。




“我还不知道你,一有事儿就来这儿。一个学期来这多少回了。”




校服本就和人的身形很贴身。可沈面白白嫩嫩一袭黑色的校服更是显的人像女孩子一样娇小。连城璧挂着一派正人君子的浅笑。生的本就俊美的样子却看的沈面想揍他。





启声到“你这样子,连璧想沈教授也舍不得罚你。”




夜里校寝本就有门禁。变幻的楼梯刹那间就像淘气的孩子。沈面带上了黄金面具走在校廊间,转脚间撞上了,花无谢和傅红雪有些诧异的看着人。



“仙女姐姐,你也是去找厄里斯魔镜的吗”傅红雪有点无语,夜里的露水很重,微微侧身格兰芬多校服遮住花无谢的身形。



夜里黑云与海上列车相映成趣。借着摇摆不定的光行走在黑暗之间。



沈面也没管他们,他的目标地是员工宿舍。藏在袍子里使用魔杖微微动了动,消失在他们面前。他敲开了宿舍门。月光洒的人心悸。沈巍有些诧异的看着自己弟弟。抿起薄唇笑了笑。




“小混蛋。”





沈面想,他们应该也在厄里斯魔镜里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




注:厄里斯魔镜,一面高大帅气上档次的心想事成的魔镜。类似于魔镜魔镜看看我,我的锁骨在哪里。



我又烂尾了…。打不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