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都。

學習博主。

男孩子到底是个什么可爱的生物啊。

a.2019了,那开开心心出个锅。比较熟悉论坛体。

b.便签这玩意居然有字数限制。

c。巍生一起长大设定。

如题。本人常年在外地上学。这段时间我爸妈说家里有事我就请假回来了。然后。


2L

占沙发。




3L

板凳。



4L

既然这样我只能坐地上了。



5L

坐在下水道听故事。




6L

但是楼主呢???掉厕所了??





7L

楼主怎么回事。不能标题党啊。




8L楼主

ヾ( ᴛ ʏ ᴛ๑)ノ不好意思天太冷了我搓个手。我才不承认是我手速慢。我好久没回来了嘛。然后在坐公交可能是正好凑上我们地方学校放学。一车崽挤得要命。在拥挤的人群中一眼就看见两个特别好看的小弟弟。



9L

祖国的花朵啊。姐妹你想干什么。




10L

正太是世界之光!!



11L

三年起步。好看的五年不亏。




12L楼主

虽然我也想过去。但是怕被当成怪阿姨。然后我就凭我过了英语六级的听力在偷,听。ヾ( ᴛ ʏ ᴛ๑)ノ



13L

女孩子也是什么可爱的生物啊。



14L

其实我十分想看看两个神仙弟弟的颜值。



15L

+1




16L

+2



17L

+3


18L

楼下姐妹不用了,我加身份证号。




19L楼主

等等。我给你们偷偷地,偷偷地po一张。



20L

……….




21L

好像变态。



22L

对。楼上好优秀。





23L楼主

??你们是什么虚假姐妹情 。




24L

别别别。





25L

我们错了。Σ(ᴛ ʏ ᴛlll)




26L楼主

等等我放了啊。

[这是一张很好看很好看的侧颜。]




27L

!!!!爆炸了现在的新生代。




28L

弟弟其实我最多可以等你15年。



29L

但我莫名看出了一点粉红泡泡???。


30L

怎么回事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精致吗。我爱那个穿小马甲的男孩子!!!





31L

我弟是怎么回事。我刚刚踹了一脚正在看超级飞侠的弟弟。


32L

乘着弟弟还没大,多踹几脚。


33L

但我更喜欢旁边的戴眼镜的弟弟啊!!!。一股禁欲文雅。学习成绩很好的样子。班里肯定有很多小女孩喜欢。


34L

wc我也喜欢。


35L

这是新帖嘛,等我爬爬楼。


36L楼主

29L的妹子莫不是友军?。这样现在我来talk   talk我听到的谈话。那个戴眼镜的弟弟说话轻轻柔柔的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很不能让人抵抗。他对旁边的弟弟说:“浮生,今天你太冲动了。”旁边爆炸好看的弟弟背对着我,然,我听见了“我都说了要保护你了嘛。”哇妈妈妈妈妈妈!!!!这是什么感天动地兄弟情。


37L楼主

我好心水那个小马甲的弟弟。




38L

这是什么糟糕的楼数。不过这样的弟弟真的超爱了!!放在学校里肯定迷死一大片!!!!




39L

我爱他。



40L

这个对话???我莫不是和楼主坐了同一公交???。



41L

惊现有缘人。



42L楼主

??莫不是龙城416


43L

我是40L的妹子。对。是416。





44L

这是什么有趣的猿粪。



45L

楼主我看见你了。




46L楼主

哪儿哪儿你在哪儿(‖´_ゝ`)





47L

坐在那两个弟弟面前就是我。


48L

!!!.!!!!!


49L

!!!!!!!



50L楼主

!!!!!

51L

wc妹子什么运气!!。



52L

趁机吸吸气。




53L

还是我。不敢当不敢当。你们楼主打字慢。我先给你们描述描述当时场景。不得不说戴眼镜的弟弟是真的好看死了。睫毛又长又密。眉眼就像画出来的。就他低头含笑一举一动都看的出来应该是个有底蕴的家庭。对上了穿马甲的弟弟就满脸都是柔情!。


54L

还是我,手抖发出去了。就因为靠的近的缘故我还能看见两个弟弟眼睛里的星星!!!!不灵不灵的。我就差原地尖叫了。




55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神仙兄弟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56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冷静冷静。


57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土拨鼠轮番花式叫!!。


58L

尖叫打尬。



59L楼主

嘤嘤嘤。我想换座。这样我和那个妹子讲好我讲内容她描述。



60L

双簧?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还是要为兄弟情尖叫一下的。



61L

hhhh.

62L

还是我。我刚刚看见了十分十分心动的一幕。戴眼镜的弟弟对小马甲弟弟笑了一下。就很像那句话。


63L

让我猜猜。



64L

我寻了半生的春天,你一笑便是了。



65L

对对对对!!!花式尖叫。然后小马甲弟弟就突然脸红了脸红了脸红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母亲对崽崽落泪。ヽ(ᴛ ʏ ᴛメ)ノ



67L

神仙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68L

姐妹冷静冷静冷静。



69L

我也看浮生弟弟和戴眼镜弟弟!1.



70L

超级想看。



71L

对对对对。我刚刚很想拍就也怕当成怪阿姨!。



72L

楼主呐???。



73L楼主

我哭辽。我快到家辽。




74L

(‖我也要到了。



75L楼主

那封楼啦???



76L

????shen

------------此贴已封-------------

知道大家应该都在磕小公爷看写真看直播。但这和我想摸一段小可爱拢龙有什么关系呢。



大学时期的他帅气高挑会打篮球。几乎是小说中男主的模样,是全校女生的梦中情人。你也知道他,只是远远见过几眼被一群女生围着。当他打完篮球过来有些无措的看着你,发丝滴着汗还微微喘着气。



“姐姐,喝水吗。”

冬至快乐摸个鱼。



很多年以后,罗浮生带着孩子来看沈巍。




身材高挑帅气的男人带着孩子的组合还是引的不少人侧目。也有人叹这个男人的可怜。这么年纪轻轻,妻子就过世留了一个儿子给父亲养。





罗浮生带着孩子拜完罗勤耕就坐在沈巍的坟前自说自话。无非是絮叨一些今年堂里又干了什么事,洪家又做了什么。四周烟和酒肉的味道还没有散尽,孩子站在不远处捂着耳朵神情有些恍惚眼眶还有些红。




罗浮生讲完之后收拾了一下就带孩子回了洪家。才瞧到孩子还是很低落的神情。他四处问了问洪家比较年长的老人。老人拄着拐杖说。这么小的孩子不适合去上坟,会看到一些脏东西,找个神婆来看看就好。






罗浮生也不大信这玩意儿。他问孩子说。“你看到了什么。”孩子有些沉默,只是想张了张嘴。他顿了顿又问到“你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一个很温柔的,穿着青色长褂的男人。和一个眉目都很好看的,戴着眼镜看起来有点严肃的男人。”




“他们抱住了你…。那个戴眼镜的男人还亲了你。”



罗浮生罕见的红了眼眶。


(刀子不是很稳。)

存戏。

5214。


男人有烟瘾是极其常见的,我碰不得酒精,但对尼古丁并不上瘾,只是偶尔抽上两口。大学时期,瞧友人抽烟也一道就无师自通的学了抽烟。



天桥底下四面透风,城市仍是像往常一样灯红酒绿。嘈杂藏在巨大的车流量里。我动了动位置,在冷风里点了支烟,回想着白天发生的事,仰首瞧见远处的镜头神色颇为不爽。眯起眸子盯着镜头判断当街打人的可能性,面上实实在在给人脸色。



拍,尼,妈,啊。








捞短打串区。


他是一个极有魅力的怪物。


圆桌上的书被风吹开了两页。露出写在空页里的笔记。午间的风吹过来带着丝丝的灼热。像小时候尝过的牛轧糖的口感,黏腻又让人难忘。手指搭在家里座机电话上,瘪嘴眼神飘忽别处。窝在落地窗前,在画板上涂涂写写。




“他怎么还没来找我呢。”









5214。


他的眼睛又在偷偷笑了。


爱丽丝在他的眼中看过日夜星辰。海鸥从栏杆边掠过冲上云霄。抬手将面包屑掷于海上。牧人牵着牛羊从田埂上一步一个脚印。山圣往天空洒上乌墨,接连着黎青色的群山。


他,把我的心狙碎了。






原著190章。


“我选他。”




听人声音丝毫不带感情,抽了抽嘴角垂眸换了呼吸。即刻反应到旋即昂首走了去。朝着唐陌摊手好似无奈,意为他要选我的关我屁事。“嘻嘻。”微微勾起弧度将骰子放进缤纷的圣诞条纹袜。听到人的笑声丝毫不意外,都是预料中的想法。清瘦的青年站在光幕里条理分明的道破事实。



听人嗓音顿了片刻。眯起狐狸眼精看着他片刻笑的开心。“嘻嘻,你猜?”抽了一口气弯着嘴角,“猜中,我把6点的骰子让给你。”瞧他丝毫没有反应,再次加重字句重复。听着他再次解释,眯起眸子盯着人顾作委屈。“糖糖,你这么懂我,我差点以为你暗恋我呢。不过你也懂宁峥……你真是个花心的男人。”




“糖糖?糖糖来决斗吗。”




我及笄之年便被许给先生。




年少在私塾旁的大树下听夫子摇头晃脑执着书卷听古人说什么四书五经。又听茶馆说书人谈什么嫁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好像极其遥远,又那么近的被命运安排。我不识几个字反而性乖巧顺逐。父母听周家的人来上门下聘。便顺其自然答应这场亲事。





我自是听过周树人的名字。周家三公子个个才学名扬四海。我也自知目不识丁,偏巧过石桥掉了我的绣花鞋,老人家都说触了霉头。我便四处事事小心翼翼。后来他几年都未曾回乡。先生带回了一个布衣蓝裙的女子,一瞧便是性情中人。他与我说,他不喜我。





可叹难,难,难。








曲梗像我这样的人。


我逐渐意识到,像我这样的人已经不适合写日记了,于是我就开始记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



--像我这样优秀的人,本该灿烂过一生。



我出生于一个平凡的家庭。我该与其他小孩一般出生,长大…直到大学,然后娶妻生子安安稳稳过完这一生。再自夸一下,就凭考上浙大的成绩月收百万也不为过。不至于接了我老爹的古董店。天天提心吊胆游走在法律边缘,也许我生就是一个没出息的人。






--怎么二十多年到头来,还在人海里浮沉。




我想着好好当个小老板,从此金盆洗手不干了,本就生性随和。跟了我父亲吴一穷的性儿,不插手任何吴家的生意。可有些事一旦身陷囫囵,就再也出不来了。我逃嚣在绵绵大雪的山巅。




--像我这样庸俗的人,从不喜欢装深沉。




我生就是破局人。

说句不大尊敬的。要不是这些老不死的将这任务安在我头上,我现在还在泥地里打滚,遇见一点破事儿也只会骂几句没屁用的粗话。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延续在我的生活里,一段长麻绳揽着秘密,绑起了一堆人。




--怎么偶尔听到老歌时,忽然也恍了神。






有点想在雨村的胖子和在长白山的小哥。也只有一点点想。想在新月饭店夺的三盏天灯。在海底墓那些下过的斗。我有我应该要做的事要走的路。就像儿时大院里爷爷给我的谜语,我也热衷于解密。



我吴家的兄弟,哪有退的道理。






曲梗献天缘。


----一笑拈花让恩怨倦。



大明皇宫富丽堂皇。身为皇后之长子,到了一定的年岁定为太子。宫中日日兄弟姐妹互相勾心斗角,实属让人厌倦。嘴里叼着一块桂花糕,身后便跟着一群太监宫女。站在漂亮的太液池旁,随手捻了一些粉末喂一池红鲤鱼。微微抬起下颚丝毫不在意对方卑劣的调衅,抬起桃眸眼中阴暗之色丝毫不饰。“我想要这花什么时候开就什么时候开。”眼下抛下糕点全都喂了鱼。







----仙逍遥在人间。



年少过着富裕锦衣玉食,不愁吃穿。天姿又是上天所赠下的好运气。大明无人不叹其名真龙天子,周身圣龙之气。民间话本吹其真龙,雀凤绕梁三日,余音不绝。以至幼年在太学府刘瑾四处搜罗来的新奇玩意儿和稀奇事,往往比那些一瞧便懂的玩意儿令人着迷的很。




----贪尘世妄言绝千恋。




也许生来就带着的洒脱气。自己倒也真不像个皇帝,自由浪荡天天寻欢作乐,日日纸醉金迷的生活,安排太监宫女演绎在民间话本,实属荒唐漂亮的很。十五六岁的少年心气没被岁月抹掉九成。端起酒杯作辑,两颊绯红。




“我大明的疆土,谁敢染指?斩了便是。”







我干着肮脏而龌龊的事。



我是一名邮差。故事里总有那么一个坏人,驱使着纯白的纸渲染上洗不掉,晕不开的黑。趁着恶劣的暴风雪天气。我借故住进了这个奇怪的古堡。M国地广人稀,上流贵族社会多的是有几个庄园或者几座山脉的有钱人,令人恶心。我却只能暗暗的艳羡别人生来有的地位和资本。


我见到了蓉小姐,一个漂亮的交际花。她流连于各色的男人之间,是个落魄贵族,想拥有钱和爱情。我与她各取所需。她想要有钱的男人。我想要她 。白色的大雪封住了山路,我裹了裹身上单薄的衣服枪着在人之前进了屋。这儿四处彰显着主人财力。百八十个的房间空空如也。



我暗笑一声。“住这儿,不会慎的慌。”


雄鹰滑过天际,画出一道漂亮的雪线。西式城堡上空响起一声尖叫。这里四处便是诡异的气氛。会对话的小洋娃娃 ,垂着纱缦的软床。突然闯入的猎人。夜的野兽吞噬着我的骨骼。我是一名骗子。



死在孤独的夜里。



我惯有的风雅。


提不动刀拿不动枪,鲜血都没曾见过几分,就像游蚁匍匐在大象脚下慢慢低爬。我最爱的女人的裙摆沾了血,染红了漂亮的长衫。


愕然间乌眸盯着来人像是那个凶手一般,逆着光细小的轰鸣声在耳边炸开了花。我只能错愕的摇头“我没有…没有…没有。”




似乎死在那个残忍之下。我没有保护好我爱的人。山林之间藏着风吹竹叶之声。疯长的稻草掩埋了旧时的过往。他把我拉进了回忆里。



就这么死去。







590。


太湖便是一脉山水色。即使停了鸟儿也是如同一面铜镜,孕育着波澜不惊的壮阔。山河草地间遍生万物。


河边涧草弯弯沾着露水,乌发被山间草木吹向脸侧。蹙眉间生着心慌,似有顿色。这儿,没由来的让我熟悉。



偏生恍惚站不稳脚步,被人拉扯翩翩罗袖。定下心神剑眉横直,没心思与人打马虎眼。



纯白罗裳走的漾起白浪,化作流光进入湖底。思考习惯性抿起失色唇角。




我听见她喊我“鲤儿,鲤儿 ----。   ”



我似与这天地化了一团。润玉自当从幼冲之年便是白龙。似与万载之前听见的这地上的满天夜明珠美的很。



死了也罢。







MJQ。


草木灰。


记忆里总有这类似沁人心脾的味道,它随着你的心事变味儿。渗透你整个心脏。白烟卷了空气里的风。它是童年里的梦儿。就像我从小生活的镇上的一棵梧桐树。结着串果的枝条垂在栅栏外头,垂在头顶儿。和邻居家喜欢捉迷藏的虎皮猫。




小镇的街上看见的天空颇为狭小。不见得一叶知秋也识得管中窥豹。我尤喜欢旷野里缀着夜里的稀疏的夜明珠,影影绰绰的树梢。记得大雾山里的萤火,在记录片里看见的震撼。


草木灰又生起来了。





13696。

制判。


踏世上,碧血染青衫。


枪支向来便是消遣的玩意儿。随身藏于身间黑器冰冷的无情。黑夜更是玩乐的绝佳场所。舞女和绸缎,灯红酒绿的歌唱,热情掩下冰冷。我叹于螳螂捕蝉的歌唱。


算破绽,一子决江山。


神色邪气一变,小舌舔舐唇角一双金丝眼镜下的乌瞳颇为挑衅。拣出方帕轻轻擦拭手腕。剑眉抬眸盯牢猎物。一声一顿缓慢允口。“就凭你?”



男人瞧似轻佻坐于沙发软垫上。眉目艳丽绝色瞧似漫不经心,极似仙人,靠于椅背。“沈巍,咱俩斗了有大半年了吧。”


街上的黑夜星星密布,风叶吹过梧桐树的叶。街灯蹿上黑夜点上风。颇似恶劣,赤手空拳对上便衣以占上风。


“赵公子。你想要什么。”








送你山水一比肩。


夏季的雨来的急促又暴力,夹杂着傍晚的凉意。我突然想到了她来过这儿,是爱丽丝和白皇后的轻叹。散了灰白色的雾气。


“床前明月光,要听郭德纲。”






捞戏。


他的眼睛真漂亮。




他本就生的漂亮,一双狭长的眸子上挑起来极其艳丽。抹上几分深色眼影。像许多女作家描写的小说里面的一般。他的眸子里藏着一汪清澈的寒潭。





冬来,下起了薄薄的白雾,蒙上一层淡白色的滤镜。我喜欢看他抿起唇看我的时候,他的眼睛便会说了话,鲜活而又明亮。似笑非笑的看着你,好像在他面前秘密无所遁形。






背过手有些焦躁的,习惯性扯着衣角。低下脑袋凑过去。






“我、我可不可以每天称赞你。”






仰起脑袋盯着他的好看眼睛,舌尖舔过唇角以抚平干燥的唇纹。




小心翼翼转过手递出鲜花。




“我什么时候可以护着你。”




#醒醒,喊你出道了。

#明星paro

#编剧齐衡371


扬州的灯火向来上的早。月亮倒在湖水上碎成一脉光。南方的地势低洼,各家大户便常在湖上建着亭,勾栏画凤。


齐国公府便早上了人,聚在亭台中谈笑风生。也是早说齐国公出了个奇葩 ,这齐二放弃了捐官自己考上了功名利禄。长相也随了他美貌无双的郡主老妈。一举一动代表了他世家子弟之首的尊。



再者也没有家族里子弟内斗,也干不上什么旁支的姐姐弟弟。



齐二便什么都上过手,近日竞迷上了什么写坊间话本子的工夫。亲娘是家族里一顶一的地位,她不发话,便没什么人干涉 。


灯火通明的大宅院隐于绵延黑山。黑色的云墨遮住一两缕的金月亮。细细瞧去还带几分朱色云霞。齐衡坐在窗前的写字台上,跳动的烛火罩着小楷。支着胳膊半天想不出话头来。


竟在花笺子上写下了昊天罔极字样。也不知瞧见了什么是不是想起盛家六小姐。鬼使神差又写着六妹妹。


小厮也怕见着主子这像是五迷三道的模样。夜里露水重的很,齐二公子见着屋外的花。披星戴月的去摘花。


“元若给六妹妹摘花去。”


这少爷上阵定是前赴后拥,一树梨花开的争奇斗丽,月白里衣堪堪披着一丝绒锦衣,夜里也不大觉得冻。明朝这中外互通的时代追着尾巴末 ,消磨夜晚的方式不然是唱戏听曲儿。




赶巧中元节这世家也没这么热闹。齐二来了灵感,拿着糕点咬上半口。也叹许久没见过齐二少年心性。



“纵使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






754。


风雪载归途。


西伯利亚XH49号火车从休斯顿出发行驶在去往海上的路途。从车窗外看去,茫茫的白雪夹杂着雨点落在旷野上。掩着灰色的草木和成片的山脉。



这是老式的绿皮火车。上方还有装着旅行箱的夹层。整节车厢里来着英国的正统绅士,带着淳厚的牛津腔聊着时事。鱼龙混杂如同一场上海滩的风月。



远方丛生的野草如同被撒了激素一般野蛮生长 。牦牛和绵羊安静甩着尾巴咀嚼着干巴的草。也不知是这地方也格外的肥沃适合牛羊生长。




样子老式的绿皮火车以缓慢的速度走在大地上。抽着烟斗朝外看向上卷着云霄。没有带走一丝平静。


我就像是个局外人,冷眼旁观着这一切。活着万物之外,宇宙之间。带着自己的秘密走向深渊。





黎簇合上了这本笔记,手指下意识的摸着发黄的纸页。心下道了一句。这又是哪个大佬编的漏洞百出的故事。






506.


Hunt   you  down  .eat  you  alive .


“剩下十五分钟。”


语气稍顿,眼神状似不经意飘忽别处。酒吧里灯红酒绿放着蓝调的音乐。趴在柜台面上幼稚孩童似的拍打桌面,闪烁着各色啤酒瓶的光 。唇色还未沾酒,便热的艳红。带着上世纪的韵味。


夏季的空气带着些湿冷,淅淅沥沥很快的下起了小雨,脸色微红也不知是冻的还是醉的。只手拉着人细白手腕。低头暗自发笑踩着溅起水花。雨点打在行人的伞上落下泪珠。


“做你完美情人。”



坐在人腿上,小心解开扣子。将袖口挽上露出一截手腕,俯身压在女孩身上轻轻撕咬人的唇,侧耳缓慢听着雨声。反身滚落在沙发底为人垫着。



“你的高跟鞋里盛着月亮。��”





506.


最难抵挡耳边的风眼底的月。


随处可见的教堂,庄严而又神圣的地方。并不是什么假日里的好时间,我背着画板坐在成排的长椅上。


刷上一层红漆的长椅上还有未被注意到的听装可乐,溢出了满身寂寞。教堂里像是被人洒进了一滩分不清是红月光还是夕阳。


它悄悄溜进了一只橘猫,跺着猫步,蹿上了窗。飞到了第二层的木围栏上。我抬眸瞧见了她。


点一支人去楼空缱绻事后,会寂寞的烟。


她娉婷款款,指腹擦过围栏的杆。朝我走来,带来身后江南。一时心软如同一海醉蓝,沾了鲜花的香。


无关风月。




我于她明白了年少时在书里见过的话。“我常常想象你,是多么美好,多么可爱。但实际见了你,你比我想象美好的多,可爱的多。”







#七夕联戏

#陈立农21577&吴宣仪4328

#句梗。



这个世界苦不堪言,而你是唯一的甜。


我是一名旅行家。


我曾在高铁上看过辽阔的山岗,从山边搭着的电线接连不断。停着旅途休息的飞鸟。记得某个有名的香港片有一句话,好像是这样说的“世界上有一种没有脚的鸟,累了就睡在风里,一生只能停歇一次,那便是它死的时候。”


我半生里见过许多的人间疾苦。没有水的救赎,漫天的成片区黑云。以及从乌云里透射出的金色的光。海边成片的渔船 ,鱼鹰掠过水面的第一声蹄鸣。


你可见过极光倒影的海湖,泛着彩色的光,神秘的如同尼斯湖水怪的奇谈。


我一直喜欢她。


我坐在窗前往外望。大片的木棉花开的争奇斗艳,知了用那尖角吮食着树脂。我想她是波塞冬亦或者是寄居在那跨洋的海岸里的海妖。用她蛊惑人心的嗓子诉说动人的情话,随她坠入海底。


精装书上被风吹开了几页。写着新时代作家对她爱人缠绵令人甜碎的语言。我见着她,就像年少时背着父母偷尝的甜酒蜜糖,飘飘然好像踩在云朵上。



我就偷偷看你一眼。




1513。


.「极乐地狱」审核。

.除标点符号外424字。


他是跌落人间的天上仙。


医院本来就是一片祥和的地方。红与白交汇在这儿。一片白茫茫的覆盖了天地的雪生长着妖冶的红玫瑰。




龙城的医院似乎是个极有趣味的地。诡异的木偶,可笑的通关游戏,梧桐叶映着几净的玻璃窗。



“这破地儿怎么和龙城大学一样邪乎儿。”



几乎圣洁的地方,南丁格尔在战场上最后的希望破败的如同大封底下的无尽黑暗。




我又想起万年前的模样。昆仑山上开满了那种紫色的小花随风飘摇。身着青色衣衫好看极了的人脚边跟着的小兽,淌过高山流水。




睡梦中穿着蓝白条病服。有些惬意的躺在贵妃椅上。银白色的长发黏住脸颊,带来了夏日的气息。




半眯起鹿眸成一条缝儿。小舌在唇边转了一圈打湿干燥的唇纹。长腿交叉搭在办公桌上。


“啧,我的小云澜…我病了。”




瞧人进门屋外阳光刺眼。抬手一挥将医院的百叶窗拉上。俯身脑袋搭在白大褂的肩上。手臂缠上人的腰身。




一股消毒水的味道浓重的刺鼻。预见的出人之前的手术。咸湿的血液溅的四处都是。溢成花,变成水。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尖锐的獠牙刺入柔软的皮肤,香甜的气味溢满口腔。一把抓住人的手用近乎哀求的声音带着低哑,又缠绵。




“欢迎来到极乐地狱。”





371看拉郎有感。---


黑色云雾随着风吹过粉红色的天空,翻滚着热浪,卷起彩色云波。


小亭倚水傍山,公子倚着美人靠,如一脉画卷。


那时青山绿水,美人掩嘴一颦一笑皆赏心悦目的很。倚栏眺望倒有几分世家风流模样。


可叹齐家少爷偏偏是个情种,独独喜极了盛家小姐。公子捧着手卷,剑眉星目一凛叫人好生喜欢。


“大丈夫何不去保家卫国。”


白月光也曾想提着长剑,上阵驰骋于沙场之上。腾起黄沙掩着马蹄,如雷鼓响。


“何必管哪情情爱爱,惺惺模样。”




>程o屠屏

>冯程程183

>曲梗「甜蜜蜜」


黑色的夜幕被烟花晕上浅浅的粉色。仰起脑袋对上人的额头,手指描摹着他的样子。


弯起狭长的狐狸眸子,双手搂着人的脖子,微微用点力将人压在草地上。曲着膝头抵着人柔软小腹。


利草透过一层薄薄的衣料使人有些刺痛。黑色的眼珠望向他,理智就在一线之间。


脑子里只被一首配乐洗脑。睁大眼睛盯着人桃色的嘴唇。单手从口袋里捻出一颗糖。


“草莓味的,现在甜了。”


一抬眸便能看见人脸上细小的绒毛。眨眨眼睛,睫毛扫在皮肤上,异常骚痒。热气氤氲间,慢慢染上绯色。


“新年快乐。”


“我们来交换一个吻吧。”




1513。


鬼族天生没有三魂七魄。


大封之下,漫无目的的黑夜冻的刺骨的寒冷。渡着没有尽头的孤寂。


上古昆仑一眼便瞧出了泥土里的三尸。奈何人类已经在大地上繁衍生息。女娲大神便与众神决议毁灭鬼族。


他被困在天柱里日复一日。想着哥哥说过的“我不喜欢,不如不生。”再者便是哥哥消失的五百年间跟在他后头瞧见的巍巍高山,连绵星河 。



“哥哥,你睁开眼睛,你看看我。”


实际,行动。

养父








过于ooc了,单纯想摸一个奶生。






罗浮生可谓是在东江横着走。东江小霸王是洪帮二当家的,头上有两个父亲,一个混黑道的叫洪葆正,一个便是大学老师沈巍。






沈巍其人,年少在东江成名,也不知在哪个犄角旮旯里救过洪大当家一命,与他成了兄弟。以及和罗勤耕也有那么几分交情。曾经销声匿迹过一段时间,回来摇身一变成了大学老师还插足政界。





罗浮生小时候也是两头跑。他爹帮里事情多的时候,罗浮生便被丢到了沈巍家,一来是想罗浮生能沾点书卷气,整天和帮里的人打打杀杀的坏了脾性。二来也是希望万一他有个好歹,能有个人照顾他。








久到沈巍到哪已有个小尾巴。以至于他爹抱他回家,他奶里奶气趴在父亲肩头对沈巍说。






“等我长大了,我就来娶你。”







罗勤耕将他抱入车内,哭笑不得的打了他的屁股。沈巍瞧着也是弯了弯如画的眉眼。罗勤耕问他为何喜欢车外那个站着的人。罗浮生揉了揉屁股仰起脑袋对自己的父亲说。







“因为沈巍长的好看啊。”







再大些,罗浮生怕黑的习惯也就有了。通常会哭着鼻子地跑去找爹,然后被堂里一帮兄弟笑话。在罗勤耕怀里睡着。等父亲不在了,他就学会了逞强。被罗勤耕扔到沈巍家时,沈教授会给他讲故事等到睡着,开一盏夜灯。







罗浮生做噩梦惊醒过来蹬着小短腿就爬到了沈巍床上,心安理得的占着沈巍的床嗅着沈教授衣上皂角的气味。只有月亮知道。







罗浮生到了该上学的年纪,但以洪大当家要人接班的缘故,再者他自己意愿。沈巍一己主张罗浮生去上学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沈巍也会偶尔带着罗浮生去他所任教的大学玩。下了课,一堆蓝衣布褶裙的女学生就围着沈巍问问题。






罗浮生穿着小马甲一脸气闷看着被围在中间的沈巍。再者就被学生捏着脸蛋问。






“沈老师,这是你的儿子吗?长的真可爱。”




沈巍脸上挂着笑看着罗浮生,想了想确实是自己半个儿子再点点头。转头收拾了教案就带罗浮生走了。









-------------------------------









这样我稍微解释一下bug。为了不改动罗浮生背景然后我把沈巍的对外的年龄设成了二十多岁,所以和生哥就相差十几岁吧。本来还想摸一段生哥求婚的。)

学霸与狗

我狗子的脑洞。她脑洞太多了,写不过来。

双学霸设定。









常椿一中是z省的重点中学。什么家长都想挤破了脑袋想把孩子扔里头。即便有钱也要看成绩,是学渣想也不敢想的地儿。





易烊千玺和王俊凯是常椿一中的招牌。传说中那种语数英政地化的那种全才。是隔壁家孩子的楷模标杆,就和某大国在世界上的地位有的一拼。


也许是好事都成双,他们俩从小学便是一个班的。作为对手不为过,作为知交好友也不为过。平时一起吃鸡打篮球,灌水的那一种。





这么吹这两个也没什么,毕竟人家长的也不错。委实是网络上三流小言里男主的标配,给他们俩安上一个女主就是妥妥的爱情故事。





可惜他俩是个傻逼。





九月份开学的季节,风中都带着一份冷冷的萧瑟。同学拿着作业本有些瑟缩的站在办公室门口不敢进门。金属门里虚掩着仍传来训斥声。





按这山海班的尿性,开学必然是有测试的。这学校又都是资历老的教师,没半天成绩便出来了。数学老师又是一个严苛要求的魔鬼,对,魔鬼。





成绩批出来便喊了易烊千玺进办公室。原本还有几个看热闹的塑料兄弟。围了半天便被出门的科学老师喊去跑圈。




数学老师抽了张纸巾擦了擦眼镜,坐的靠椅上指着试卷的计算题。“这么简单的题你都会错?狗的数学都比你好信不信!我随便拉个垫底的都会算。你不会?你易烊千玺就落到这种地步?看看王俊凯每次都比你高几分排第一!你这到底怎么做出来的?到时候别家都找不到。”数老说了一大段都不带喘气的,简直匹敌相声演员。




易烊千玺穿着黑白的校服站的笔直,低眉顺眼一副好学生的标配。他的眉眼本就随他母亲的秀气,生来便有美人痣。堪堪一站就是古时身长玉立的少年郎。他眼里却是数学老师秃顶的脑袋。没有半分笑意。







他领了试卷回了班。有些气闷,抿起唇有些烦心翻开作业本。刚下笔便有个女同学来问题目。



正值闹心时段的易烊千玺把笔一放。好似认真的对人说:“你去问狗吧。狗的数学都比我好。”女同学眨眨眼看向王俊凯的方向。想起中午时抱着茶杯和自家姐妹聊的八卦。说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的肯定有一腿。




接收到视线的王俊凯: Are you kidding me ???这都被你们看出来了?。


我将他囚禁在这里,遍草丛生的庭院,还有顽劣的孩子往里的丢的塑料瓶易拉罐。我总是谨慎把垃圾捡起来不让他碰。


大门的栏杆有些破碎,仍也算结实,我托着脑袋盯着他的眉眼。他闭着眼睛晒太阳,我环住人的身给小心翼翼系上黑布。

又一边想什么时候找人来加固一下围栏。山里的景色总是美的很,仙气似的云雾在山间翻滚。他戴着黑布在阳光下。


恍若仙人。



可是他逃出去了,在我不注意的时候,丝毫没有防备。满地的沙石衬衣沾血。我只想知道他疼不疼。

【巍面】今天的魔药学教授收拾弟弟了吗

hp设定。



标题不符是个小甜饼。



要说魔药学教授也是整个霍格沃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虽然每任教授都当不了多长时间。课也是有大把大把的人抢着上。




新来的教授叫做沈巍,长的那叫一个眉目清秀仙人之姿。沈巍是巫师世家,至于有不有名也不大寻的来历。





霍格沃兹魔法建校史有个难题。格兰芬多贡献了他的帽子,拉文克劳认为智慧是人类最大的财富,他挑选了精明又智慧的学生。斯莱特林挑选有野心的学生,看中血统和出身。格兰芬多认为有勇气有胆识的才是宝剑的继承人。赫奇帕奇则觉得收留所有的学生。




沈巍还有一个分在斯莱特林的弟弟。在狮院的花无谢和獾院的冯豆子常常说这个家伙看起来阴沉沉的。基本在沈面一个眼刀过去吓的噤了声前已经被何开心捂住了嘴巴。




沈面虽说平时看起来阴沉沉的,眉目生的比沈巍多一份凄白的美丽,多的是别院的小女孩儿天天递着情书。



霍格沃兹也是蒙着纱的美丽。



占卜学教授赵云澜坐在餐桌一旁托着腮用刀叉着小面包一边考虑着事。关于赵云澜的本人也猜虑的多,说是高校的高材生,一天到底和学生嬉皮笑脸。也因油滑腔调长的一副好皮相惹的桃花遍地开。




现在却想着怎么带妹。




餐桌上的烤鸭烤鱼四处跳着舞,无头的骑士团团拉着油画中的贵族女士四处闲逛。野兽的茶壶在空中倒出一段优美的咖啡线稳稳落在瓷壶中。各院的学生都井然有序的用餐。





沈面却拉着连城璧躲进了女厕所。平时一派爱搭不理的模样现在蹲在坑上犯了难。从前有名的闹鬼事件的桃金娘突然冒了头,架着黑色圆框眼镜想给他俩讲生前的故事。



沈面裹了裹绿纹校服。也不准备搭理她“你的故事我俩已经听了八百多遍了。”



桃金娘作势呜呜呜呜的哭泣。本就没有生气的女厕所更显幽旷冷的一冻。




“我还不知道你,一有事儿就来这儿。一个学期来这多少回了。”




校服本就和人的身形很贴身。可沈面白白嫩嫩一袭黑色的校服更是显的人像女孩子一样娇小。连城璧挂着一派正人君子的浅笑。生的本就俊美的样子却看的沈面想揍他。





启声到“你这样子,连璧想沈教授也舍不得罚你。”




夜里校寝本就有门禁。变幻的楼梯刹那间就像淘气的孩子。沈面带上了黄金面具走在校廊间,转脚间撞上了,花无谢和傅红雪有些诧异的看着人。



“仙女姐姐,你也是去找厄里斯魔镜的吗”傅红雪有点无语,夜里的露水很重,微微侧身格兰芬多校服遮住花无谢的身形。



夜里黑云与海上列车相映成趣。借着摇摆不定的光行走在黑暗之间。



沈面也没管他们,他的目标地是员工宿舍。藏在袍子里使用魔杖微微动了动,消失在他们面前。他敲开了宿舍门。月光洒的人心悸。沈巍有些诧异的看着自己弟弟。抿起薄唇笑了笑。




“小混蛋。”





沈面想,他们应该也在厄里斯魔镜里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




注:厄里斯魔镜,一面高大帅气上档次的心想事成的魔镜。类似于魔镜魔镜看看我,我的锁骨在哪里。



我又烂尾了…。打不着我。